理财保险

农商行股权拍卖潮 多家股东打折卖

  根据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上发布的拍卖公告,这笔股权此前已有两次公开拍卖,时间分别为2018年5月14日至2018年5月15日,2018年6月22日至2018年6月23日。记者注意到,拍卖价格一降再降,分别为2005.1033万元、1604.0827万元。其中第二次拍卖的起拍价就已经比评估价少44%,但这两次拍卖均流拍。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萧山农商行的股权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拍卖,2017年4月至今不到一年半时间内,已有六次法人股东股权被拍卖,另外还有二十余次自然人股东股权被拍卖。法人股东中,杭州圣杰化工有限公司持有的共计78.4024万股股权分两次被拍卖,另外还有杭州宏祥纺织有限公司持有的32.0008万股股权、杭州优壮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54.804万股股权、开氏集团有限公司持有1200万股股权、浙江华和进出口有限公司持有的326.34万股股权被拍卖。

据拍卖公告显示,上述两份天津农商行股权分别为天津市金太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天津市弘德投资有限公司所持股权。

图片 1

●农商行不良率、拨备覆盖率

天津农商行方面回复称,受到多方面影响,银行存款增长确实出现了乏力的现象,这与宏观环境密切相关,也与该行深度调整业务结构有关。“近两年,我行主动调整负债结构,加大对负债成本及稳定性的考核,及时压降高成本负债规模,增加对传统负债的吸揽。从目前看,结构调整顺利推进,存款市场份额保持稳定。”

  巴东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法院的评估价值没有依据。“股东的股金才600万元,但评估出来的价格是股东所出股金的好多倍。且此次评估即没有请专业评估公司和专业律师事务所审计,也没有对巴东农商行进行清产核资,这样的评估是片面的、不真实的、不完整的”。

天津某农商行副行长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行的影响下,银行的很多股东出现问题,特别是农商行中小企业股东较多。“原来那些股东缺钱,拿银行的股权质押来融资,现在股东的流动性出问题了,所持的股权就会被处置。”

与之相比,净利润增速放缓。据年报显示,天津农商行2018年实现净利润24.4亿元,同比增幅1.8%,低于2017年同比增幅。

  “此举算关联交易,不可以的。”某城商行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原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加强商业银行股权质押管理的通知已经明确表示,商业银行不得接受本行的股权作为质物。这种行为属于严重违规,是要被监管问责,勒令整改的。

淘宝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今年以来,截至8月27日,标的物为农村商业银行股权的拍卖/变卖共有1240项,其中一拍929项,二拍256项。仅27日当天正在进行的拍卖就有27项。

多股东股权全比例出质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商业银行不能接受本行股权质押,即A银行的股东可将其持有的A银行股权质押给其他银行,但不能质押给A银行。

●农商行罚单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农商行去年以来业务规模增速回升,但资金端压力持续上升,吸收存款压力增大。该行在年报中明确指出,2019年要千方百计稳定核心负债。

  根据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7年8月31日,湖北巴东农商行资产总额53.85亿元,负债总额51.12亿元,净资产2.73亿元。

除了杭州市萧山区国有资产经营总公司之外,其余三家竞买者均为萧山农商行原有大股东。截至2017年末,荣盛石化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6.22%;杭齿前进、中栋控股、翔盛集团并列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均为5.2%。此次拍卖后,翔盛集团所持萧山农商行股权全部被卖出,不再是该行股东。

1.31亿股股权被拍卖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有股东质押融资暴雷,有的主动卖出套利

与此同时,天津农商行股权质押比例偏高。据天津农商行2019年一季度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该行前十名股东质押或冻结的股份数量占其总股本的25.89%。

摘要:湖北巴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巴东农商行)有这样两位股东:各占10%股权,一位所持股权现遭折价44%拍卖,另一位曾违规出质所持银行股权。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阿里拍卖获悉,巴东长江港口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巴东农商行10%股权正在公开进行…

9月份,萧山区人民法院还将两次司法拍卖杭州华和进出口有限公司持有的萧山农商行的共计410万股股权。算上此前已经被拍卖的和即将被拍卖的股权,萧山农商行共被拍卖13801.5472万股股权。而据法院公告,截至2018年7月12日萧山农商行股份总额为225144.0112万股,被拍卖的股权占比达6.13%。

某沿海地区城商行对公业务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现在银行对股权质押融资比较谨慎,但很多中小银行对非上市金融机构的股权质押业务一直都比较青睐,尤其是业绩及运营指标较好的地方银行股权,不过近来在质押率和授信额度等方面会更加审慎一些。

  两位法人股东负面缠身

在法院的拍卖公告中,除了要求法人及其关联方合计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农商行股本总额的10%之外,对法人股东入股资格的要求还包括:最近2年内无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最近2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净资产不低于全部资产的30%;权益性投资余额不得超过本企业净资产的50%;入股资金为自有资金,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入股等。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天津农商行前十名股东中,除并列第一大股东的天津国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和天津港有限公司外,另外七名股东都进行了股权出质。

  对此,巴东农商行本身有不一样的看法。

新京报记者统计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数据得知,8月份以来,截至27日,各地法院总共发布347条有关农商行股权拍卖的公告,涉及140家农商行。

6月25日,天津农商行7500万股和5600万股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网同日被分别挂牌拍卖。山东东方宏业化工有限公司分别以2.26亿元和1.69亿元的起拍价拍得上述两项股权,约每股3.01元。

  就这笔股权质押,记者也采访了巴东农商行。巴东农商行方面回复记者称,这笔股权质押此前确实存在,因上述股权质押行为,该行在去年就收到监管部门相关的整改通知。不过,到目前为止,相关整改已经结束,但网上信息还未来得及更新。

前述天津某农商行副行长认为,农商行股权被转让的现象比较正常,一是因为现在银行的股价估值不高,股东有卖出股份的意愿;二是因为在现行情况下,银行股权类资产相对比一般的资产更加好处理。此外,还有监管对于商业银行股东“一控两参”规定的影响。

本报记者 秦玉芳 广州报道

  从公开资料来看,这家农商行的两位法人股东可谓负面缠身,相关负面甚至已殃及农商行本身。

2018年8月25日10时起,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变卖网络平台上公开变卖巴东长江港口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湖北巴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的股权价值,变卖周期为60天。变卖标的的评估价为2864.43万元,变卖价为1604.08万元,比评估价少44%,折价幅度较大。

大额股权被拍卖的同时,天津农商行主要股东股权出质频繁且频现高比例质押,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该行前十大股东中,有五名股东全比例质押。

更多

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也将其持有的大兴安岭农商行的12600万股股份挂牌北交所出售,转让底价2.772亿元。新华联控股目前为大兴安岭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持有18%股权。此外,今年7月新华联控股还挂牌转让宁夏银行13.53%股权,转让底价为15.27亿元。新华联控股此前为宁夏银行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民营股东。

除上述两项股权挂牌拍卖外,记者从阿里拍卖网初步统计发现,4月份以来有5项天津农商行小额股权挂牌。其中,常熟市高压容器制造有限公司所持该行364万股股权,评估价1201万元,折价1026万元成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