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股票基金

股东套现、WeWork阴影、粉饰财报……优客工场IPO将是何下场?

图片 1

原标题:WeWork阴影尚存
持续亏损的优客工场拟赴美上市共享办公鼻祖WeWork上市失败,但它的“中国学徒”却拿过了接力棒。12月12日,优客工场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招股书,寻求赴美上市,股代码为“UK”。公开资料显示,优客工场成立于2015年4月,正值“双创”热潮,国内小型创业公司数量迅速增长,对联合办公空间的需求也随之增加。优客工场融资密集度较高,天眼查信息显示,其在2015-2017的三年间每年都获得了四笔融资,2018年共完成六笔融资,今年进行了两轮融资。亏损扩大
盈利模式探索继续通过高频率的融资扩张以及并购举措,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就共享办公空间数量而言,优客工场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共享办公社区。和WeWork类似,受制于“二房东”模式的盈利困境,伴随其营收规模的不断增长,优客工场的亏损也在扩大。招股书数据显示,优客工场2018年净收入为4.48亿元,相比2017年的1.67亿元同比增长168%,2019年前9个月净收入8.7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82亿元同比增长592%。从亏损程度上来看,优客工场2018年亏损4.45亿元,较2017年的3.73亿元相比扩大19%,2019年前9个月亏损额为5.73亿元,较去年同期扩大112%。运营费用及承租成本高昂是亏损的主要原因。此外,依靠租金的单一盈利模式也是共享办公企业被诟病最多的地方。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优客工场来自会员服务(即办公租赁)的收入占到总营收的87.9%,2017年为92.3%
。但到了2019年,其营收结构出现了明显变化,数据显示其今年前9个月的营收中,会员服务业务的营收占比降到了48.0
%,市场和品牌服务的营收占比迅速上升至46.1%。但有分析认为,其营收结构的平衡主要因优客工场完成了对数字整合营销公司省广众烁的投资控股,尽管拓展了新的收入来源,其整体亏损仍在继续。一系列的并购、投资动作之后,能否进一步挖掘新版块的业务价值,在租赁的基础上提供更多增值服务是其提振资本市场信心的关键。WeWork阴影之下
共享办公概念质疑仍存尽管曾一度被资本市场追捧,但随着今年共享办公鼻祖WeWork寻求IPO后,经历估值暴跌、创始人被迫辞职、暂停上市、裁员自救等一些列事件,“二房东”的商业模式已被验证不成功,资本市场也对此类公司作为科技企业的高估值产生了质疑。而受经济形势的影响,创投市场大环境的“沉寂”也让大量创业公司难以为继。据好租此前发布的2018年联合办公市场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联合办公企业的空置率持续走高,满租空间只占12%,空置率50%以上空间达到40%。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此前曾对财经网表示,“共享办公企业大多持续巨亏,目前资本对共享办公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存在一些忧虑。上一个超级独角兽Uber上市之后还是亏损,相比之下共享办公企业是否能定义为创新科技企业目前仍有争议,这时候商业模式变现能力再跟不上估值就会受影响。另外当下的市场环境大家也看到了,今年以来破发是常态,时机来看可能也比较不利。”但也有观点认为对比WeWork来说,国内共享办公企业反而拥有较大发展潜力。前速途研究院院长、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在其文章中评论表示,“WeWork估值大跌五分之四,震动业界和资本市场。这种级别的大跌背后是海外经济大环境的利空消息层出不穷,是大批创业者的逃离,是市场不确性带来的资方保守态度。但国内几大类似Wework的平台均在这一两年实现了长足的发展。政策的下发,加上执行层面的坚定落实,给各个产业链条上的参与者打入了强心剂,也重塑了资方和创业者的信心。”由此可见,对于优客工厂等企业来说,证明其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之外,如何摆脱“二房东”的单一属性,通过增值服务、社区运营、创新业务搭建等方式向科技公司靠拢,也是其需要完善的问题。目前美国资本市场对共享办公概念疑虑未消,即便上市成功,优客工厂未来仍将面临诸多挑战。此外,据新浪科技报道,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称,花旗集团与瑞士信贷已退出了优客工场的美国IPO承销商行列,因为对其期望的估值感到不满,优客工场对此尚未置评。

原标题:优客工场IPO:为什么如此着急?能打破折戟魔咒吗?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一点财经,作者邱
韵,编辑 刘
煜。资本寒冬下,优客工场的IPO,成为共享办公能否讲出资本故事的又一个考验,而此前WeWork的折戟已让这个行业蒙上一层阴影。那么于此时IPO的优客工场,希望给资本市场,给这个行业讲出一个怎样的故事呢?一直被传上市的优客工场终于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了招股申请书,拟登录纽交所,并暂定募资规模为1亿美元。这是共享办公行业第二个上市计划。今年8月,一直被奉为行业标杆的WeWork递交招股书,却在仅一个多月后就撤回了上市计划,并表示将推迟IPO。WeWork上市事件后,共享办公行业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优客工场两个多月后的此次IPO,成为考验这个行业的又一事件。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WeWork之所以考虑推迟IPO,主要是因为公开市场给予的估值远低于WeWork之前私募融资的估值。而就在优客工场招股书公布后,北京时间12月13日,路透社报道称,花旗集团与瑞士信贷已退出优客工场的承销商行列,原因是对估值无法达成一致。同时,上述消息称,优客工场希望快速完成IPO,并将时间最早定在了明年1月初。为何它如此急于上市?共享办公真的能打破上市魔咒吗?01成熟门店占比仅38%2015年,于房地产行业转入白银时代时,优客工场正式成立,并一路受到资本加持。天眼查数据显示,在成立至今的四年时间内,优客工场共计完成了20轮融资,其中包括多次股权融资、战略融资,仅2019年就先后获得了龙熙房地产、洪泰资本控股的两轮投资。四年的时间内,它通过空间拓展、强化社群、连接生态、并购合作等方式,快速发展。招股书显示,其规模在快速增长:2017年净收入1.67亿元,2018年为4.49亿元,同比增长168%;2019年前三季度净收入8.75亿元,同比增长210%。但在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优客工场的亏损也在持续扩大。资料显示,2017年其全年净亏损3.73亿元,2018年亏损4.45亿元,亏损扩大19%。而到了2019年,其前三个月的亏损幅度扩大到111%,由去年的2.71亿元增长到5.73亿元。在招股书中,优客工场将自身亏损的原因归结于“为发展业务而进行的投资”,包括开辟更多门店、重建现有门店以及一系列收购。的确,自2015年9月启动首个空间以来,优客工场一直在扩张,2017年其门店数量为94个,2018年就达到了191个,新开门店97个。不过到了2019年,其开店速度已明显放缓,截至今年9月,其门店数量为197个,新增6个。对于优客工场来说,企业的盈利能力取决于门店的成熟度,成熟的门店入驻率高,盈利能力强且稳定。其中,开放时间超过24个月的门店被定义为成熟门店。而从优客工场的门店发展情况来看,截至2019年9月,其2018年以来的新的门店数量达到了103个,占比超过一半,而且在197家门店中运营的有171家,也就是说有26个门店还没有正式开放。招股书显示,其成熟门店由65个,在已运营的171家门店中占比仅为38%。不成熟门店以及建设中门店,成为优客工场亏损持续扩大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说它62%的门店当前还不具备稳定的盈利能力。对于现在的优客工场来说,它还不能自我输血,其在招股书中也写道,“从历史上看,我们既没有盈利,没有产生正的净现流”。股东提供的资本和短期借款所提供的现金,是它当前的主要流动资金来源。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17年12月的3亿元C轮融资以来,其先后完成了8轮融资。其中,2018年11月,其获得了全明星投资All-Stars
Investment领投的2亿美元D轮融资。在宣布获得投资后的第二个月,2019年1月,优客工场向All-Stars发行了1000万美元可转换债券,年利率为8%,于2020年1月9日到期。招股书显示,优客工场在2018年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7769.8万元和4539万元,总借款额1.23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其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1.3亿元和2.97亿元,总借款额4.27亿元。而且从当前的发展情况看,在一段时间内,它仍然需要依靠融资或借款。根据路透社的报道,优客工场的上市时间表非常赶,甚至最早希望在明年1月初完成IPO。02“二房东”的转型资本寒冬下,优客工场的IPO,成为共享办公能否讲出资本故事的又一个考验,而此前WeWork的折戟已让这个行业蒙上一层阴影。那么于此时IPO的优客工场,希望给资本市场,给这个行业讲出一个怎样的故事呢?乘着共享经济的东风,近几年来,共享办公行业快速发展。有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共享办公规模为11.7亿元,2018年增长到174.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71.7%,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1322.8亿元。在发展中,共享办公采用了在住房市场上常用上“二房东”模式,即先向房东租下楼层,装修改造成办公空间,再以较高的价格将这些空间分散出租给公司或个人。这也是优客工场所采取的主要模式。据了解,其向企业或个人提供多种空间运营服务,并从中收取租赁和服务费用,这些空间包括面积大于200平米的标准化空间U
Space,面积小于200㎡的小型办公空间U Studio,以及定制化空间U
Design。在招股书中,这些空间运营所产生的收入被归类为“空间会员费”。数据显示,2017年优客工场的空间会员费为1.54亿元,2018年增长155.3%至3.94亿元,今年前三季度为4.20亿元,同比增长59.2%。这也是优客工场的主营收入,2017、2018年,空间会员收入占比分别为92.3%、87.9%。然而事实证明,“二房东”并不是一个成功的共享办公模式。招股书数据显示,优客工场的收入成本非常高,一直高于营收,其中由空间会员所带来的成本是其主要的费用来源。不过2018年,优客工场开始探索轻资产模式,即不再租赁,而是与房东合作,为承担大部分资本投资的房东提供空间设计、建造以及管理服务,以开发和管理共享空间。通过这一模式,优客工场的成本投入更少,利润更多。由轻资产模式所带来的收入在优客工场的招股书中被计入了“营销和品牌服务”。数据显示,其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第一次计入,虽然前期也是成本高于收入,但到了2019Q3实现了收入高于成本——收入2.22亿元,成本2.02亿元。优客工场也表示,其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的运营利润主要来自于轻资产模式,它也将轻资产模式作为未来的主要增长动力之一,今年7月,其已进一步扩大了轻资产模式运营。招股书显示,2018年轻资产模式下运营的门店由12个增长到31个,到今年9月达到39个。其中,今年前三季度,由轻资产模式所带来的收入已达到4.03亿元,占比为46.1%。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今年前三季度营销和品牌服务净收入大部分由省广众烁带来,这是优客工场于去年12月收购的一家数字营销服务提供商。而省广众烁的客户高度集中,前三季度93.2%的净收入由前四名客户带来,风险较高。轻资产模式能否进一步撑起优客工场的长久未来呢?当下还不能给出十分确定的答案。03结语资本寒冬下,优客工场的IPO似乎给这个被WeWork折戟的行业带来一丝暖意。但并不那么温暖的现实仍然摆在优客工场和整个行业面前,由融资和借款所驱动的增长不可持续,精细运营和自我造血已迫在眉睫。毕竟,哪怕可以通过IPO继续求助资本市场,但也需要给资本市场以交代。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作者:莫宁

消息称共享办公鼻祖WeWork沦落到要变卖资产来“续命”的同一日,WeWork在中国的最大竞争对手优客工场向SEC递交了IPO招股书。

优客工场计划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UK,暂定筹资规模为1亿美元。

过去几个月,WeWork的IPO遭遇滑铁卢,估值从曾经的470亿美元暴跌至不到80亿美元,共享办公被指是二房东的亏本生意,因此而蒙受近46亿美元减值损失的软银也承认“在WeWork上犯了错”。这样的背景下,优客工场还要赴美上市,融资游戏是玩不下去了么?

收入来源单一,IPO前粉饰财报?

优客工场比WeWork要晚出生5年,当时正值“双创”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大批初创企业密集涌现,也在国内催生了共享办公这个风口。从2015年到2018年,优客工场在四年不到的时间里融资近20轮,几乎每隔80天就一融一轮,频繁融资、扩张,然后是烧钱、亏损。

截至9月30日,优客工场运营的联合办公空间数量达到171个,覆盖了国内外42个城市。和WeWork一样,优客工场也主要是通过收取租金来获得收入。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9个月中,“办公空间会员”收入贡献了优客工场的93.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