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股票基金

热点聚焦:债汇市波动太过急剧 明星基金经理竟也招架不住

纽约5月21日 –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总回报债券基金目前绩效正丧失一些动能,而该基金才刚在上月丧失其全球最大债券型基金宝座。

纽约5月28日 –
投资界最知名的一些基金经理近期遇到双重打击:全球债券收益率上扬和欧元/美元强势。今年稍后主要央行料将采取的行动可能造成更急剧的市场波动,投资者对此做好了心理准备。

纽约5月10日 –
市场专家们,把2013年4月29日这个日子给记下来吧,这是债市多头阵亡的日子,享年31岁又7个月。

Morningstar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至今,这档管理着1,104亿美元资产的基金录得2.22%的负回报,较绩效指标落后0.7个百分点,同时也落后同类型基金0.92个百分点。

图片 1

这起码是被华尔街尊为为债券天王的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投资长葛罗斯的说法。

对于欧洲收益率处于低档及美元升值的押注,拖累该基金在4月及5月的表现。Morningstar数据显示,近期市场反转已经导致PIMCO总回报债券基金今年至今的报酬率仅剩0.38%,在同类型基金中排在第64个百分位。

股价走势图前的欧元硬币。REUTERS/Dado Ruvic

葛罗斯周五稍早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则62个英文字元的讯息,“债市连续30年的多头走势可能已在2013年4月29日告终。”葛罗斯所掌管的PIMCO总回报债券金规模达2,890亿美元,居全球同类型基金之冠。

在4月30日的致客户报告中,PIMCO称押注美元走强的仓位、特别是美元兑欧元升值的押注损及总回报基金,同时也受到美国久期及收益率曲线押注、以及对核心欧元区债券久期的仓位影响。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旗舰基金总回报基金(Total Return
Fund)4月就已痛失全球最大债券基金的桂冠,由于近几个月做多德国公债,做空欧元/美元,该基金的表现在其所属的中期基金类别和指标中一直逊于同行。

此外,葛罗斯在那之后发送给的电子邮件中称,不只是美国公债多头挂了,“所有债券”的上涨走势都已经终了,包括低品质的公司债或垃圾债券;垃圾债券收益率本周首度跌破5%。

PIMCO总回报债券基金经理人Scott Mather、Mark Kiesel及Mihir
Worah表示,“全球而言,我们维持分散的存续期曝险来源,包括墨西哥及欧元区等。”

就连债券老兵Loomis Sayles的Dan Fuss和骏利资产管理集团的葛罗斯(Bill
Gross)都在进行固定收益和外汇交易时遇到一些麻烦。

“价格见顶并不单指美国公债,而是指所有债券,包括很大部分的高收益债券。因此,举例来说4月29日不一定就是美国10年期公债的收益率最低点,”葛罗斯表示。

报告显示,PIMCO总回报债券基金有14%的久期是配置在德国。久期是债券对利率波动的敏感程度的指标,当预期利率将维持于低档或进一步下滑时,投资策略为拉长久期。

“市场现在更为动荡,”今年81岁的Fuss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们不会每天都做出反应或调整策略,今天、明天或下周都不会。我们专注于债市和汇市的时间要远远、远远长很多。”

他称他的说法是一种“直觉”,认为固定收益市场多头走势在4月29日划下句点。

Square 1 Financial副总裁暨投资经理David
Schawel表示,“收益率曲线趋陡情形加剧,加上他们的美国期货仓位久期拉长,使他们在这波抛盘中受创。

顶级基金经理和投资策略师最近都曾发出警告,称美联储在让市场为升息周期到来做好准备,其他央行也在准备放松政策,这都将引发市场波动。可是,当债券收益率以2013年“QE缩减恐慌”出现以来的最快速度上涨时,这些基金经理中的许多人竟然都完全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4月29日是周一,当天美国10年期公债
降至1.65%上方,逼近今年低点。自此之后,美国公债5月有了个糟糕的开局,公债收益率上升0.22个百分点,周五一度升破1.92%。

“此外,德国公债及美元多头仓位导致其亏损加剧。”

Fuss称,他的Loomis Sayles Bond Fund
基金表现落后其他多元化债券基金和指标,因为该基金有28%是非美元资产。

4月29日同时也是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召开两日政策的之前一天,在该次会议结束后FED发布声明暗示,仍准备好在必要时加速施行非传统的货币政策,也就是扩大所谓的量化宽松买债计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